<sup id="fblsl"><menu id="fblsl"></menu></sup>
    <em id="fblsl"></em>
    <dl id="fblsl"></dl>

    <em id="fblsl"><ol id="fblsl"><mark id="fblsl"></mark></ol></em>
    <sup id="fblsl"></sup>

        <dl id="fblsl"><menu id="fblsl"></menu></dl>
        梦想中文 > 僵尸玄学精通 > 218.消失
          小可爱的订阅比例不足哦~此为防盗章节

          傅一晗:?#21834;?br/>
          贺勇则是第一时间找殷云扶, 准备拉她走。

          一扭头, 殷云扶早就不见了。

          贺勇:?#21834;?br/>
          他四处找了一圈, 一时间急得额头出汗。

          现在这个情况, 真的被这些主播发现殷云扶,还不知道要出什么样的乱子。

          就在原来上山的那条山路上,他发现了殷云扶的身影。

          那个位置,同样挤满了主播。

          居高临下,各自找着角度拍着破元观。

          殷云扶一路拨开人群上山,引起阵阵抱怨:

          “谁啊?”

          “别挤了,上面没位置了。”

          “有没有点素质?先来的先占位不懂?”

          “喂!你撞着我胸了!”

          贺勇看着心脏都差点?#26377;?#33108;里蹦出来。

          他连忙追上去。

          随着他上山, 山路上又是一阵鸡飞狗跳。

          等他追上殷云扶的时候,早就已经出了主播聚集的那段山路,身后嘈杂的声音也似是经过了一层滤网,几乎听不见了。

          四周围的环境变得幽静。

          “你又上来干什么?”贺勇一头的汗,气喘吁吁地问。

          他一边说着,还一边谨慎地看了一眼天。

          难道又是呃……来开骂的?

          殷云扶面无表情:“我感觉有些不对劲。”

          “什么不对劲?”

          “这个阵法。”殷云扶语调没什么起伏。

          贺勇闻言, 心里却是“咯噔”一声, 他小心翼翼地问, “怎么说?”

          殷云扶没有直接回答, 而是快走了一段路。

          贺勇见状, 跟在殷云扶的身后。

          七拐八拐,两个人走进了一条很荒芜的小路, 看这个路的状况, 一看就是已经很久没什么人走过了, 荒草和树枝都已经快要把这条山路给填死了。

          不一会儿,贺勇就听到了隐隐约约的水声。

          一个拐弯,一个小小的瀑布出现在贺勇的面前,瀑布下面,是一个小小的水潭。

          殷云扶直奔着水潭而去,看样子是准备要下水。

          一个稚嫩的声音忽然叫起来:“别下水!”

          殷云扶身形一顿,她和贺勇齐齐朝着声音那头看去。

          水潭不远处,站着一个瘦小的小孩子。

          孩子看起?#27492;?#20116;岁的模样,穿着一件印着汽车图案的宝蓝色t恤,一条藏蓝色的长裤。

          他手里拿着一个果子细细啃着,脚边上还放了一个框,框里装了一些草。

          颜色过于饱和的t恤穿在这个小孩子身上,倒一点都不显得艳俗,反而衬得这个孩子的脸越发白净。

          贺勇皱了一记眉头,看了一圈四周围,没看到小孩子的大人。

          他对着孩?#28216;?#21644;地笑了笑,“小孩子不能下水,我们是大人,没事的。”

          他一边说着,一边脱掉自己的?#36335;?br/>
          “阿扶,你上来,你要找什么,我下去替你找。”

          他总不能看着殷云扶一个小孩子下水,自己站在一边,看殷云扶那瘦瘦小小,风一刮就跑的样子,他也不能放心。

          男孩瞪大了他那双圆圆的眼睛,认真地强调,“别下水,会淹死的!”

          贺勇皱了一记眉头,“真的没事,你不用担心。”

          他话音?#31456;洌?#19968;旁殷云扶清越如玉击的声音响起来,“你真的会被淹死。”

          贺勇愣了一下,看向水中的殷云扶。

          殷云扶没?#27492;?#32780;是朝着水潭深处走了几步,水漫过她的膝盖。

          一旁的小男孩已经紧张地叫了起来,“快回来!”

          他这个态?#28909;?#36154;勇也跟着紧张起来。

          贺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他将?#36335;?#21644;手机放在一边,就一步踏下去。

          “别下来!”殷云扶一声厉喝。

          贺勇的一只脚却是已经踩到了水里,也听不到殷云扶的声音了,他只觉得自己裤脚被浸湿的那一部分,透心的凉。

          这种凉,还不同于一般的山溪水那种凉爽,这些水就像是在冰箱里冰过,?#25293;?#20986;来的一样,那种阴森森的,要将整个人冰冻住的凉意。

          他皱?#36857;?#21574;呆看着脚下的水,将另一只脚也伸了进来。

          忽然,他肩膀一痛。

          回过神的时候,男人已经回到了岸上。

          视线碰到殷云扶那一双沉冷幽深的黑眸,身体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噤。

          这一刻,脑子才恢复了?#20439;?br/>
          他刚刚,似乎是中了邪了……身体完全不受控制,就像是真的被冻僵了一样。

          他看向不远处的那个小孩,结合这孩子刚刚说的那些话,浑身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。

          就连天上挂着的大太阳,都无法给他带来一丝暖意。

          他压低了声音,“这个孩子……”

          殷云扶淡淡看了男人一眼,“你欠了人家孩子一个人情。”

          人情就是因果。

          ?#35843;?#36339;出五行之外,自然不受因果牵连,但是贺勇却是深处尘世之中,是直接遭受因果的束缚的。

          有恩还恩,有情偿情。

          ?#27604;?#26377;不照着做的……那就要有承受因果反噬的后果的心理准备。

          例如某些只知道贪人小便宜,却不知道偿还的。

          看起来那人似乎一直得利,然而这种人轻则为?#23376;?#19981;喜,重则众叛亲离,也不过是之前自己种下的因。

          殷云扶细细打量了这个孩子一眼,对着孩子伸出手,“这个果子能给?#39029;?#21527;?”

          孩子打量了殷云扶几秒的时间,想了想,他低头从框?#27704;?#21462;出另外一?#36824;?#23376;,“你吃这个吧,那个我都咬过了。”

          斯斯文文,?#24178;?#32454;气的。

          殷云扶看着孩子伸手递过来的那只完整的,很是漂亮的果子,一下子呆住了。

          她拧起两条细细的眉毛,“你可以把所有的果子都给我吗?”

          贺勇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孩子的对话,嘴角抽了抽。

          他走上去,“阿扶,你想吃,我一会儿买给你吃,别要人家的了。”

          小孩子倒是通情达理,他摆了摆手,“没事,这些果子都是山上摘的,你想要就都给你吧。”

          他说着,就蹲下去,将框?#27704;?#30340;果子一个一个都捡了出来。

          殷云扶却是伸手,将他手里的那个果子拿过来了。

          小孩子一愣,瞪圆了眼睛,“那个果?#28216;页怨?#20102;。”

          “嗯,我知道,我要所有的,包括这个,还有这片山上的果子,你都不要摘了。”

          贺勇听着,眉头皱了起来。

          这就有些过分了。

          小孩子也是皱起了眉头,那张小脸都皱成了包子。

          一个苍老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,“凭什么?”

          只见不远处,一个老者快步朝着几个人走过来。

          他手里还拿着两颗草,对着殷云扶指过来,“你又是谁?”

          殷云扶眨巴了一下眼睛,“我是殷云扶。”

          老者皱了一记眉头,“我说,你凭什么欺负我家孙子?”

          殷云扶看了一眼老者,又看了一眼小孩。

          她歪了歪头,“不是欺负。”

          “你还说不是欺负,你要去了我孙子所有的果子,连他?#24616;?#30340;那个果子都不放过,这还不是欺负?”

          贺勇在一旁,想补充一句的。

          不仅如此,阿扶也不准他们以后摘这片林?#27704;?#30340;果子呢。

          想了想,男人还是默默地把话都咽了回去。

          怕不被打死哦。

          殷云扶皱了一记眉头,声音依?#19978;?#32454;的,不疾不徐,“吃这个果子,对他身体不好。”

          老人一愣,随?#20174;?#20919;笑了一下,“这果?#28216;?#21644;我儿子都是从小吃到大的,怎么就没什么不好?”

          山里的孩子,特别是前几辈人,谁没?#24616;?#20010;把个野果子?

          这些果子,可能没有经过专门培育的水果来的甜,但是绝对无公害,没有一?#38395;?#33647;。

          殷云扶声音淡淡的,“以前可以吃,现在不能吃了。”

          老人闻言,一?#38405;?#23613;地看了殷云扶一眼。

          看起来也就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,怎么年纪轻轻的就出来行骗了?

          他忽然想到这两天村?#27704;?#20256;得沸沸扬扬的,关于破元观出了一个新骗子的事情。

          今天一大早的,他们可是看着好多?#22659;底勇?#36807;他们的村子。

          村?#27704;?#22909;些孩子,也都跟着上山来看热闹来了。

          老者恍然大悟,“你就是那个骗子?”

          殷云扶:?#21834;?br/>
          贺勇:?#21834;?br/>
          这名声,可真是彻底的臭了。

          就连附近的山民,都一猜一个准。

          殷云扶倒是神色淡然,“这个孩子,落地成病,一周岁、三周岁,两场大病,一直到现在,小?#20013;?#30149;不断,没个停歇。”

          老者闻言,一脸的惊疑之色。

          他一声冷哼,“这些子事情,你随便去村?#27704;?#25171;听一下,不就全知道了?”

          殷云扶背着手,面无表情,“他可不在村?#27704;?#38271;大。”

          老者眉头猛地皱了起来,眼眸死死盯着殷云扶,神色变幻不定。

          贺勇见状,知道这是又算对了。

          殷云扶背着手,“你这框里的龙阳草,都是给这孩子续命的吧?”

          贺勇闻言,立刻朝着竹筐看过去。

          他是城里长大的,对这些个花草,看不出什么不同。

          看着就是平日里随处可见的野草。

          老人看着殷云扶,心底还抱着一丝怀疑,却还是迟疑地开了口,“这个草……我们当地叫追风草。”

          也算是变相承认了,他确实就是用这个草给孩子续命的。

          女孩“唔”了一声,声音漫漫,“这几?#30504;?#36825;一片的龙阳草是不是快要找不见了?”

          老人眼皮快速地跳动了一下,?#21834;?#26159;的。”

          他的声音中带着几分苦涩。

          这种草,他还没在其他的地方见过,如果这边也没了,那他的孙子……

          他甚?#37327;?#34385;过种植,但是这个草,只要离开这片山,不管他怎么精心打理,就是种不活。

          甚?#20102;?#23558;种植这个草的土换成了这片山头的土都没用。

          这小姑娘看起来普普通通一个,竟然还是一个高人吗?

          ?#27492;?#36523;上穿的老?#21734;?#30340;褂子,和她奇奇怪怪的言行举止。

          看起来还……真是啊!

          高人的举止总是那么不拘一格的。

          其他人看着殷云扶,也是一改之前不耐不屑的表情。

          有感激,有好奇。

          只是碍于贺勇,大家不敢上?#21019;罨啊?br/>
          “现在我能进去了吗?”殷云扶看贺勇。

          贺勇皱起眉头,看了一眼道观。

          道观的格局,是北面和西面环山,东面延伸出去,是一处悬崖,南面开了大?#25319;?br/>
          巨石就是?#28216;?#38754;山上延伸出来的那一部分掉下来的。

          原?#20037;?#21069;能够通车的地方,此刻被巨石拦了一大半。

          工程车子?#19981;?#20102;,短时间想要开工肯定是不太可能了。

          “行,不过你得穿戴?#36393;?#24125;,我陪你进去。”

          虽然损失不小,但他现在整个人还?#20004;?#22312;死里逃生的感慨中,一时顾不上那些。

          怎么都没想到,这山上边,看起来稳稳当当的巨石会忽然坠下。

          他示意所有人把地方收拾一下,看看能不能把石头弄走。

          自己则拿了顶?#36393;?#24125;,给殷云扶戴上。

          殷云扶皱了一记眉头,没躲掉贺勇戴帽子的手。

          她紧绷着一张小脸,默默看了贺勇一眼。

          贺勇看着殷云扶,嘿嘿一笑,“你戴这帽子比我们这些大老粗好看。”

          设计粗犷的?#36393;?#24125;,戴在殷云扶的头上,衬得她那张脸只有巴掌大,粉粉糯糯就像一只汤圆,让人忍不住想揉一揉。

          贺勇莫名的手痒,在他动手前,殷云扶却忽然绕过了他,沉默地朝着道观里走进去了。

          贺勇愣了一下,快步跟上,超过殷云扶为她引路。

          一进入道观,贺勇扭头就想问殷云扶:“你知道东西大概在哪儿吗?”

          话音?#31456;洌?#36523;后的女孩就又超过了他。

          贺勇:?#21834;?br/>
          这孩子怎么跟个小炮弹似的,性子这么急。

          他也不问了,直接跟了上去。

          七拐八拐。

          殷云扶对着道观熟悉的跟在自家庭院一样。

          走到一?#35753;?#21069;,门却是上了锁的。

          女孩皱起眉头。

          贺勇走得满头大汗,他毕竟腿脚没那么方便,即便不是很影响走路,但这样快速地长时间行走还是有些吃力的。

          看到殷云扶停下来,他稍?#36816;?#20102;一口气,“再往里就进不去了,我们只负责拆外面的部分,这里面是被锁死的,不能动,你东西应该也跑不到里头去。”

          殷云扶看了相较一眼大门上?#24863;?#30340;铁锁,她扭?#38450;?#24320;。

          贺勇刚刚松了一口气,就见她也不知道拐去了哪里,一眨眼人就不见了。

          他连忙又追上去。

          最?#25214;?#20113;扶在一个偏院的小门前停了下来。

          这个偏院,上面写着奇珍阁三个大字,门庭却是破败的很。

          门本来就不大,门上面的漆已经掉光了,连门栓都坏了大半。

          贺勇喘着气,一边走过来一边道,“你怎么找到那个偏门的,诶,我说,别进了,这地方真的不能进。”

          “吱嘎”一声,殷云扶直接推开了门,“我的东西就在里面。”

          贺勇看着殷云扶的目光,愣了一下,犹豫片刻,“你确定吗?”

          殷云扶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          贺勇被殷云扶这小眼神一看,心脏有点受不了,“?#37034;桑?#37027;你快点,不准拿别的东西啊,就?#33618;?#25343;你的东西。”

          殷云扶嘴角一勾,一双眼睛忽然就弯了起来,她轻轻的点了点头,“?#25319;!?br/>
          小路两旁杂草疯长,即便是中间的鹅?#21693;?#37324;,也有不少顽强的杂草冒起来。

          而庭院里的那个屋子,门两旁,纸张已经差不多烂光的窗户,就像是两只黑洞洞,凝望着他们的眼睛。

          贺勇看着,后?#34924;?#21517;?#24187;?br/>
          而殷云扶已经朝着小屋子快步走过去了。

          “吱嘎”一声。

          屋子的门被打开。

          殷云扶的脚步忽然一顿,眉头紧紧皱了起来。

          她这个动作让原本跟在她身后的贺勇心越发抽紧了,“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“不见了。”殷云扶声音?#33080;痢?br/>
          从见面到现在,贺勇算是在她脸上看到的第一个?#39057;?#19978;凝重的表情。

          这让贺勇的心里更加毛了,“你到底丢了什么东西,包包?手机?还是别的什么?”

          殷云扶凝着眉头,“?#25758;摹!?br/>
          贺勇:?#21834;?br/>
          屋?#27704;?#19968;片死?#25319;?br/>
          几秒的时间,他才回过神, “是我想的那个?#25758;?#21527;?”

          殷云扶扭头看了贺勇一眼,抿紧了唇瓣,沉吟着道,“长?#21483;危?#28422;的黑漆,?#20843;?#20154;用。”

          以她从医生那里获得的常识,在现代这东西依?#23665;泄撞?#27809;错。

          等了半天没等到贺勇的回答,她好奇地问:“你见过吗?”

          贺勇深吸了一口气,“没?#23567;!?br/>
          话音?#31456;洌?#20182;清晰的看到殷云扶的脸上露出一丝失望,那一双圆溜溜的眼睛,瞬间眼睫就垂了下去,眼眸黯淡了。

          贺勇摸了摸后脑勺:“屋?#27704;?#19968;看就没有?#25758;模?#35201;不我们去别处找找?”

          殷云扶两条眉毛耷拉着,“他刚刚还在这。”

          贺勇对小孩子?#27704;?#37117;是不?#22836;?#30340;,面对殷云扶就是莫名的高声不起来,一副好脾气,“但是现在不在了。”

          “?#25319;!?#27575;云扶点了点头,但脚步就是不挪一下。

          她没想到自己?#20102;?#20102;几百年,一醒来官官就会不见了。

          牛鼻子明明说会保管好她的官官的!

          官官就是她的?#25758;摹?br/>
          也是她的?#20037;?#28789;器。

          他们二人从她灵智初开,一直相伴了上千年。

          官官叫她姐姐,她把官官当弟弟。

          贺勇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,“或者我拆道观的时候,替你留心着?”

          殷云扶眼眸微微撑大了,“你还要找死?”

          贺勇:?#21834;?#33021;不能不提这两个字?”他抬手撸了撸自己的头发,“而且……刚刚那个血光之灾不是已经过去了吗?”

          殷云扶皱着两条细细的眉毛,“哪有那么简单的。”

          贺勇的心里“咯噔”一声,“那不算吗?”

          殷云扶确定了官官不在这里了,也就迈着小步子闷?#39057;?#24448;外走出去了,一边走一边回答贺勇道,“你不知道自己拆的是谁的地方吗?”

          贺勇皱了一记眉头,有些怀疑地看了殷云扶一眼,“你的?”

          从刚刚开?#36857;?#20182;就一?#26412;?#24471;不对劲的很。

          这小姑娘对这个道观实在太熟悉了,出现的也太巧合。

          殷云扶没回头,闷头往前走,“不是我的,是张玄静那个小气鬼的,你把他的道观都拆了,他还能让你那么轻松过关才叫奇怪呢。”

          她说话的时候,不耽误走路。

          七拐八拐的,又从道观里拐出来了。

          贺勇跟在她身后头,皱眉思索。百度一下“僵尸玄学精通杰众文学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
        看过《僵尸玄学精通》的书友还?#19981;?/h2>

        六合彩特码

        <sup id="fblsl"><menu id="fblsl"></menu></sup>
          <em id="fblsl"></em>
          <dl id="fblsl"></dl>

          <em id="fblsl"><ol id="fblsl"><mark id="fblsl"></mark></ol></em>
          <sup id="fblsl"></sup>

              <dl id="fblsl"><menu id="fblsl"></menu></dl>

              <sup id="fblsl"><menu id="fblsl"></menu></sup>
                <em id="fblsl"></em>
                <dl id="fblsl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<em id="fblsl"><ol id="fblsl"><mark id="fblsl"></mark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fblsl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fblsl"><menu id="fblsl"></menu></d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