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p id="fblsl"><menu id="fblsl"></menu></sup>
    <em id="fblsl"></em>
    <dl id="fblsl"></dl>

    <em id="fblsl"><ol id="fblsl"><mark id="fblsl"></mark></ol></em>
    <sup id="fblsl"></sup>

        <dl id="fblsl"><menu id="fblsl"></menu></dl>
        梦想中文 > 如意小郎君 > 第六百四十一章 唐大人, 留步

        第六百四十一章 唐大人, 留步

          赵圆看着淑妃,摇了摇头,郑重道:“这次真没有!”

          方淑妃拧着他的耳朵,问道:“说,莫名其妙的,你为什么要为父?#39318;?#32697;汤?”

          想到唐宁对他的叮嘱,赵圆捂着耳朵,无辜的说道:“父皇那么辛苦,我就想着为父?#20160;?#34917;身体啊……”

          方淑妃放开拧着赵圆耳朵的?#37073;?#24515;中泛起一?#31185;?#24618;的感觉。

          他刻苦读书的这些日子,陛下也没有对他另眼相看,更没有赏赐过什么东西,如今却因为这一碗小小的羹汤,赏赐如此厚重的东西,真是无心胜有心……

          她心中感叹一句,拍了拍赵圆的脑袋,说道:“去读书吧。”

          赵圆离开之后,方淑妃看着身后的宫女,问道:“圆儿早上去哪里了?”

          那宫女道:“回娘娘,殿下早上去了唐侍郎家中请教问题。”

          方淑妃收回视线,轻声道:“唐侍郎……”

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御书房内,魏间走进来的时候,陈皇正望着空空如也的羹盅发呆。

          “若是铭儿的心性,能像圆儿这样,那该有多好,朕与福王,不也能兄友弟恭,何必要闹得生死相残?”魏间走上前,将羹盅收走的时候,陈皇摇了摇头,似是无意的感叹了一句。

          魏间的动作微微一顿,随后便将那羹盅收走,安静的站在陈皇身旁,不发一言。

          ?#30343;?#20182;的眼睛却没有什么焦距,明显是走神了,直勾勾的望着前方,不知在想些什么……

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唐宁站在书房的窗前,望着外面郁郁葱葱的花园,同样陷入了?#20102;肌?br/>
          他没想到,赵圆居然也有争位的意?#36857;?#21548;他所说,似乎淑妃对此事也早已知情。

          若是淑妃默许,或是此事根本就是淑妃在他背后推动,唐宁不相信方家没有什么准备。

          他们很有可能存的便是坐?#28966;?#34382;斗,在最后关头坐收渔翁之利的心思。

          ?#30343;?#27809;想到康王败的那么快,如今的朝堂上,端王一家独大,反倒更不利于润王。

          康王还在的时候,朝中说是三王夺嫡,但其实只有二王。

          怀王出身不够,唐宁从赵蔓口中了解到,似乎陈皇出于对其母妃的愧疚,才将他留在京师,但这不代表他有资格继承皇位,仅仅是作为康王和端王的陪衬和背景而已。

          在这种情况下,润王的对手只有一个,能打败端王,走进陈皇的眼里,他的皇位就八九不离十了。

          年纪小是他的劣势,也是优势。

          劣势在于他的年纪小到不会被陈皇列为皇位候选人,但也正因为年纪小,他也不会进入所有人的视线,在时机成熟之前,都可以躲在暗处猥琐发育,一点一点的在陈皇那里刷好?#23567;?br/>
          但方淑妃让他刻苦读书,其实是走上了一条歧路。

          他的书读的再多,也不如端王府上的一众谋士,不如唐家的那?#25945;?#32769;狐狸,倒不如另辟蹊?#21486;?#36208;温情路线获取陈皇的认同。

          唐宁还不想让赵圆太早的暴露出这个想法,同样不想方淑妃?#22836;郊也?#21462;什么别的行动,因此特意叮嘱赵圆,这件事情暂时不要告诉?#39759;?#20154;,包括他的母妃,否则就只能看着她的姐姐妹妹们嫁做他人妇了。

          他在书房中待了一会儿之后,就换了衣装,准备进宫一趟。

          这一次?#30343;?#21521;陈皇汇报什么,而是要再看看太后的身体。他离京这?#38382;?#38388;,太医们根据他指定的计划,调整了太后的食谱和作息习惯,又经过一?#38382;?#38388;的调养,她的病情已经十分稳定,以前的那些症状,也在逐渐消失。

          唐宁这次去,只不过是走个过程,让他们放心而已。

          他进了宫,负责带路的宦官告诉他太后在御花园,将他带到门口之后,便让他自己进去。

          唐宁走进御花园,?#23545;?#30340;就听到了里面的欢声笑语,这其中还有赵蔓的声音,她再也熟悉不过。

          穿过两道月亮门,便看清了前方的数?#37070;磧啊?br/>
          不止赵蔓,安阳郡主,义阳公主,还有皇室已经嫁出去的?#29238;?#20844;主都在,赵圆和几位年幼的?#39318;?#20844;主也站在角落里。

          看到他走过来,赵蔓的脸上浮现出一丝?#37319;?#23433;阳郡主的表情有些不太自然,至于义阳公主,好不容易红润起来的?#25104;?#30331;时便是一白,看着太后,说道:“?#39318;婺福?#20041;阳的身体忽然有些?#30343;?#26381;,我先回去了……”

          太后点了点头,说道:“身体?#30343;?#26381;,?#26085;?#20010;太医给你瞧瞧吧……”

          义阳公主应了一声就匆匆离开,唐宁走上前,躬了躬身,说道:“臣参见太后,见过几位公主。”

          太后笑了笑,说道:“免礼了。”

          唐宁象征性的为太后把了把脉,她的脉象的确比之前要平稳多了,整个人的气色也和之前不?#36175;?#26085;而语。

          他退下来,说道:“太后的身体已无大碍,只要按照太医的建议,平日里多注意一些,就不会轻易再犯了。”

          太后点了点头,说道:“辛苦你了。”

          “不辛苦。”唐宁拱了拱?#37073;?#35828;道:“若是没有什么事情,臣先告退了。”

          太后再次点头,目光忽而望向赵蔓,说道:“御花园的路弯弯绕绕的,平阳去?#36864;?#21776;侍郎吧。”

          赵蔓走上前,微微一笑,说道:“唐大人,走吧。”

          唐宁总觉得太后的笑容意有所?#31119;?#24515;里面有一种怪怪的感觉,?#19997;?#21482;能拱了拱?#37073;?#35828;道:“多?#36824;?#20027;。”

          便在这时,安阳郡主站出来,笑道:“正?#26790;?#20063;要出宫,我?#25512;?#38451;一起?#36864;?#21776;大人吧。”

          好好的二人世界,安阳郡主非要出来当电灯泡,尤其是在知情的情况下,唐宁心知这是她的报复,却还是笑道:“公主和郡主相送,唐宁不敢当……”

          安阳郡主挥了挥?#37073;?#35828;道:“反正也是?#38472;罰?#21776;大人,走吧。”

          赵蔓也不想身边多出一个第三人,有些?#36764;?#30340;看着安阳郡主,轻咳一声。

          安阳郡主看着她,关切道:“平阳嗓子?#30343;?#26381;吗,要不要找太医看看?”

          “没,没?#23567;!?#35265;安阳郡主没有领会她的意?#36857;?#36213;蔓只能垂下头,说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

          有安阳郡主在,赵蔓不好说什么话,沉默了一路,送他到御花园门口,又无奈的折返回去。

          安阳郡主瞥了唐宁一眼,自顾自的离开。

          唐宁叹了口气,上次怕是真的将这女人得罪了,而她的小心眼,还在唐宁的预料之上,以后还要更加小心才是。

          赵圆从御花园中小跑出来,看着安阳郡主款款离去的背影,说道:“先生,安阳姐姐看你的眼神和别人不一样……”

          唐宁看着他,问道:“你又从她眼里看出?#19981;?#20102;?”

          “没?#23567;!?#36213;圆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看出了她想揍你……”

          只要?#30343;竅不?#21776;宁?#22836;?#24515;了,他又?#30343;?#38134;子,哪有那么多人?#19981;叮?#22914;果安阳郡主想揍他,那就让她想吧,反正她也打不过,自己让她双手双脚,都能把她打趴下。

          他等安阳郡主走远了,才沿着相同的路,向宫外走去。

          走到半路,看到前方走来的几道人影,唐宁?#35828;?#36335;边,拱手道:“见过淑妃娘娘。”

          和淑妃见礼之后,他便打算离开。

          刚?#31456;?#20986;一步,身后便传来一道雍容的女子声音。

          “唐大人,留步。”

        看过《如意小郎君》的书友还?#19981;?/h2>

        六合彩特码

        <sup id="fblsl"><menu id="fblsl"></menu></sup>
          <em id="fblsl"></em>
          <dl id="fblsl"></dl>

          <em id="fblsl"><ol id="fblsl"><mark id="fblsl"></mark></ol></em>
          <sup id="fblsl"></sup>

              <dl id="fblsl"><menu id="fblsl"></menu></dl>

              <sup id="fblsl"><menu id="fblsl"></menu></sup>
                <em id="fblsl"></em>
                <dl id="fblsl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<em id="fblsl"><ol id="fblsl"><mark id="fblsl"></mark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fblsl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fblsl"><menu id="fblsl"></menu></d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