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p id="fblsl"><menu id="fblsl"></menu></sup>
    <em id="fblsl"></em>
    <dl id="fblsl"></dl>

    <em id="fblsl"><ol id="fblsl"><mark id="fblsl"></mark></ol></em>
    <sup id="fblsl"></sup>

        <dl id="fblsl"><menu id="fblsl"></menu></dl>
        梦想中文 > 王牌大高手 > 第0334章 侯养生的邀请(四更)

        第0334章 侯养生的邀请(四更)

          魏四海和魏其绵聊了很多,魏其绵也大概理解了现在的局面和形势,不过想到就连副市长都很难去对付的人,现在竟然由自己的男朋友去对付,魏其绵不由得有些担心的问道:“侯家?#28909;?#21183;力那么大,坏哥真的能够对付的了么,爸爸?他的年龄才和?#20063;?#19981;多大啊。”

          魏四海叹了口气,问道:“确实是为难他了,可是自从他进入玉兰学院之后,再加上在黑道里面混的如鱼得水,你见过有他对付不了的人么?你能感觉到他是一个刚刚十九岁的大男孩么?说实话,虽然说?#39029;?#30340;盐可能比你们吃的米都多,可是就连我都没有见过一个像是林坏这样的孩子,他的心?#36857;?#20182;的沉稳,他的毅力,就连许多磨练了几十年的老江湖都比不上他。”

          “我知道,这对于他来说不公平,这是属于我们魏家的仇恨,不应该让他去帮我们报这个仇,可是你母亲的在天之灵,我想要她安息啊!更何况,现在已经不是林坏想不想出手的事情了,而是高处不胜寒,他?#28909;?#24050;经走到了今天的这一步,侯家的眼里也不可能容得下他。”

          魏其绵的眼睛里面流露出了几分担心,魏四海道:“你别再想了,孩子,他?#28909;?#26159;你爱的男人,爸爸答应你,哪怕有一天牺牲了我,也不会让他出一丁点事情的,毕竟不管为父再如何的想要为你妈妈报仇,也不可能以牺牲你的未来的幸福为代价。”

          “不要!”魏其绵激动了起来,一把抱住了魏四海,靠在魏四海的怀里,红着眼睛道,“你们谁都不许牺牲,凭什么要你们去牺牲,明明应该是那些坏人付出代价,凭什么好人永远都是需要牺牲的。”

          魏四海哈哈笑道:“放心,放心,爸爸也就是随便说说而已,你老爸在桐城已经混了这么多年,在桐城商界也是跺跺脚,整个商业圈的都要抖三抖的存在,什么人敢让你老爸去牺牲,简直是找死吧!有你老爸在,林?#30340;?#20010;臭小子也永远都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        “嗯,这还差不多。”

          魏四海笑道:?#21543;笛就罰?#20043;前是不是听到林坏打电话,你就吃醋了?”

          魏其绵有些不好意?#36857;?#22312;魏四海的怀里不好意思出来了。

          魏四海实在是太了解自己的女儿了,哈哈大笑道:?#21543;?#29916;啊,林坏?#38405;?#26159;不是真心的,难道你还不知道二米,这个孩?#28216;?#30475;的很?#36857;?#26080;论遇到了什么事情,他都会?#38405;?#19981;离不弃的,至于在外面的世界,这个世界上有几个成功的男人在外面没有红颜知己的,只要他?#38405;?#22909;就可以了呗。”

          听到自己的父亲倒是很开明,魏其绵?#28216;?#22235;海的怀里钻出来,噘着嘴道:“爸,你倒是挺帮着他说话的,这么的为他着想啊?那我妈妈不在了?#38498;螅?#20320;是不是在外面也找女人了啊?”

          魏四海愣了一下,尴尬笑道:“没有,没有,爸爸理解归理解,自己是不会那么做的。”

          “

          其?#30340;?#20570;了也没事啊。”魏其绵看着自己的父亲,心里面有些心疼,说道,“爸,我不在意你给我找后妈的,如果你遇到了自己?#19981;?#30340;,就带回来吃吃饭,让绵绵看上两眼,只要看的顺眼,你们就结婚呗。你也是时候再娶一个了。”

          魏四海一脸的严肃,说道:“我们还是别探讨这个话题了,我现在公司里面还一大堆的事情呢,哪有闲心去想那个?”

          魏其绵叹了口气道:“爸,我妈虽然不在了,可是你也不能一直这么为难你自?#28023;?#21542;则她的在天之灵也不会真的开心的。”

          魏四海喃喃自语道:“你妈妈的在天之灵……早晚都会开心的。”

          他的心里面默默的念叨着,侯家……侯亮。

          而此时此刻在桐城的某一处庄园里面,一辆轿车开了进去,从上面走下来的是侯君集、侯养生、西门无命,侯养生仍旧搀扶着自己的父亲,哪怕他父亲现在已经颤颤巍巍,看起来已经是老了,可仍旧是他所敬畏的存在,他甚?#26519;?#36947;,这个世界上若是有谁敢对自己的父亲不敬,身后的这位西门无命立刻就会把谁给杀掉,哪怕是他侯养生也不例外。

          侯养生一边搀扶着自己的父亲向着三层高楼里面走去,一边问道:“父亲,我看这个新来的市长也算是识时务啊,知道您今天是七十大寿,特意过来给您拜寿了。”

          “看事情不能看表面,他越是这样,就越是要小心提防。”侯君集的声音有气无力,可是却透着一种看透?#20848;?#27815;桑的让人敬畏的感觉,“还有那个林?#25285;?#30475;看能不能拉拢,不能拉拢就去打压。”

          侯养生好奇的问道:“父亲,我们现在不是不参与黑道上面的事情么?”

          “吩咐别?#22235;?#36947;不会么?不管是东天王还是西天王……。”侯君集剧烈的?#20154;?#20102;两声,几个人停下了脚步,侯养生急忙轻轻的拍着侯君集的后背,一脸的担忧。

          侯养生并不是因为如何如何的孝顺,主要他知道,一旦他的这位年迈的父亲死了,整个桐城的人脉就起码会少了一半,虽然说这些年他也在接触他父亲的人脉,可是他知道,他们侯家所掌握的这些人脉当中,他父亲侯君集所占的面子的比较很大很大。

          侯养生小声道:“我知道了,父亲,似乎您很在乎这个林?#25285;?#36825;些年无论是城北区什么样子,您都不曾关心。”

          “这些年的城北区曾经统一过么?你个蠢货!”侯君集的声音有些低沉,有些沙哑,其中甚至还蕴含着强烈的煞气,以至于侯养生吓得身体一阵颤抖,呼吸都变得急促了。

          侯君集继续说道:“为什么这些年来,城东区、城南区、城西区都统一了,唯有城北区自始?#26519;?#37117;是混乱的?因为城北区自始?#26519;?#37117;是桐?#20146;?#37326;蛮、残暴、混乱的地带,哪怕是当年我也是先统一了其他三区,最后才利用三区的力量来整合了城北区,若

          是城北区无法统一,那就永远都不足为惧,可是一旦城北区统一,那么城北区就会是一个天大的威胁!”

          侯养生急忙低头说道:“父亲,我明白了。”

          “嗯。”侯君集说道,“你要?#20146;。?#29616;在上面还不敢动弹我们,是因为我们的影响力还很大,城东区、城北区全都听?#28216;?#20204;的,我们的手里握着二百多个精锐,你现在也算是商界上的一个知名的人物,官场上还有几个老?#19968;锘够?#30528;,他们不敢?#26790;?#25413;出去他们的秘密。但是一旦有一天,我们在黑道上没有了影响力,那几个老?#19968;?#27515;的死、退休的退休,也就是我们侯家没落的时候了,到时候我们以前做的事情都会被花市长那样的人给一笔一笔的?#39029;?#26469;。”

          侯养生道:“是的,父亲,我记得了,所以我必须要保持在黑道上面占据优势,不能让林坏打破这个平衡?”

          “嗯,你可以试着?#31456;?#26519;?#25285;?#19968;旦他?#29916;?#25105;们这一边,那对我们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情。不过现在最关键的是,花市长的女儿似乎和林坏的关系不清不楚。”

          侯养生急忙道:“父亲,这件事情不用担心,我听说魏家的大小姐和林坏是一对。”

          “呵呵!”侯君集厉声道,“男女这种事情,你以为处上了就是一辈子么?这就如同是选择公司一样,一旦遇到更好的公司、更好的待遇,?#39759;?#30340;员工都会选择跳槽,魏大小姐对于林?#36947;?#35828;就已经算是很完美了,可是如果他选择花家的小姐,那岂不是一步登天?”

          侯养生不说话了,同时眼睛里面流露出了深深的忧虑。

          他们此时已经进了?#21051;?#20399;君集说道:“你?#28982;?#21435;休息吧,无命,你扶我上楼。”

          “是的,侯爷。”西门无命开始扶着侯君集一步步的向?#24597;?#26799;上面走去。

          侯养生看着这一幕,心情有些微妙,他是侯君集的亲生儿子,可是侯君集信任西门无命却是胜过了信任他这个当儿子的,平日里面基本都是西门无命陪在侯君集的身边,甚?#32842;?#24597;自己在身边,旁边也总是会有人保护他,这种提防之心到达了什么样的程度。

          侯养生没有多说什么,很快就退了出去,这是侯家的庄园,整个桐城就只有这么一个庄园,可见侯家是有多么的财大气粗,也可以想象侯家在巅峰时期是有多么的辉煌。

          庄园里面总共有三个别墅楼,侯君集住一个,侯养生和侯亮住在其中一个,另外一个是空着的。

          侯养生回到自己的别墅之后,躺靠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,然后就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,对手机那边平静的吩咐道:“帮?#20063;?#19968;下,城北区的林坏的手机?#24597;?#26159;多少,我要和他通个电?#21834;!?br/>
          几分钟之后,侯养生将电话挂断,然后接着又拨打了下一个?#24597;耄骸?#21890;,林?#24471;矗?#25105;是侯养生啊,有没有时间,我想招待你一下……。”

          :。:

        看过《王牌大高手》的书友还?#19981;?/h2>

        六合彩特码

        <sup id="fblsl"><menu id="fblsl"></menu></sup>
          <em id="fblsl"></em>
          <dl id="fblsl"></dl>

          <em id="fblsl"><ol id="fblsl"><mark id="fblsl"></mark></ol></em>
          <sup id="fblsl"></sup>

              <dl id="fblsl"><menu id="fblsl"></menu></dl>

              <sup id="fblsl"><menu id="fblsl"></menu></sup>
                <em id="fblsl"></em>
                <dl id="fblsl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<em id="fblsl"><ol id="fblsl"><mark id="fblsl"></mark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fblsl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fblsl"><menu id="fblsl"></menu></d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