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p id="fblsl"><menu id="fblsl"></menu></sup>
    <em id="fblsl"></em>
    <dl id="fblsl"></dl>

    <em id="fblsl"><ol id="fblsl"><mark id="fblsl"></mark></ol></em>
    <sup id="fblsl"></sup>

        <dl id="fblsl"><menu id="fblsl"></menu></dl>
        梦想中文 > 傲邪战尊 > 第九十六章 智力比斗

        第九十六章 智力比斗

          风云府风?#39057;?#21313;几名帝阶老者站立,谭梦机端坐在首座之上眉头紧皱:“诸位,你们是不是觉?#26790;?#20204;错过了踏平冰雪宗的大好良机。”

          一老者大声道:“可不是啊,那日是多好的机会我早就劝你,两三名帝阶前去足矣踏平。”

          “是啊,是啊。”

          一群老者无不附和出声。

          首座老者转向一青年张口道:“诸位,且先听听我徒儿的意见。”

          大殿台下谭金玉沉疑片刻道:“诸位前辈,我觉得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”

          一老者疑惑道:“如何个说法?#20426;?br/>
          ?#21834;?#21315;兽引’引来了灵兽,灵兽之威神?#23383;?#19979;根本无法抵挡,冰雪宗、不,整个北域甚至我们三大域都岌岌可危,却被他们打退。虽?#24187;?#26377;见到灵器出现,可至少免去了我们三大域的危机。再说西域霸主火帝可是当着众人的面,答应给冰雪宗苟且三年的时间,趁他们危机?#27604;耄?#26377;失威望。最主要的是我们没有证明蓝沧?#27704;?#24618;是否将灵器解封了。万一他真的做到了,我们何人是其对手,就是你们围攻都未必能重伤于他。”

          一众人哑然,灵器那可是神阶?#34013;?#20043;物,除了一个神秘的黑衣人之外,?#20004;?#26410;发现其他神阶大能的身影?#34013;?#37027;灵器。最诡异的是灵器为?#25991;?#22815;从那黑衣人手中丢失,却落到蓝沧河手里。

          微微一顿谭金玉继续说道:“战逍遥那厮,心性捉摸不定,?#20004;?#25105;都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站在我们这一边,他的行事已经完全超出了我们的计划之外,竟然替自己洗脱了罪名,抹杀了方天傲,仅此一条就足矣?#26790;?#21160;杀心。方天傲已经没有了利?#30473;?#20540;,现在方天骄无疑是他们重点培养的对象。不过,此刻的冰雪宗,老宗主、宗主、?#24187;?#21103;宗主都死翘翘了,就剩下几名中品帝阶而已,还有何惧。再说,那只火烈鸟的灵兽报复心理极强,冰雪宗被毁于一旦是早晚的事。有那几名帝阶和他们的镇宗异兽当铺垫,先吸引住灵兽,我们三大域至少还能有几日安稳。

          中域是那蓝沧河自己拱手想让,毁去的也只是幻剑宗和一些?#37117;?#30340;势力,没有惹来通天神阶巨擎,我们已经得到了极大的实惠。这灵兽搞这?#21019;?#21160;静,神阶大能应该会出手的。灵兽不除、灵器未掌控在我们手里之前或者没有一个完全站的住脚的理由,还是不要弄出太大的动静。”

          一老者微微点头:“嗯,也有些道理。战逍遥那小子无用,可以舍弃了,派人杀了他。”

          谭金玉微微一笑道:“此人,是个人才,杀了有些?#19978;В?#20197;皇阶一品轻松打败皇阶高品的武修,已经被我查实。虽然无法确定那小子有何宝物能承受得了帝阶大能战团灵能之威,如果传言属实,这小子确实是在驱退灵兽上发挥了极大作用。此人如果牢牢抓在手里,定然能为我所用。如果出现一丝叛逆之心,?#35835;?#20915;。如果不是我们封锁消息,就以他斩杀炎阳、驱退灵兽,在我三大域风云榜上可以排到前五十之列,在我三大域绝对是震撼眼球的重磅人物。虽然现在只有一些小道消息,但灵兽这一重磅消息根本?#24618;?#19981;住,早晚限期重磅消息。现在杀了他不太合?#21097;?#27966;风?#39057;?#26263;刃堂的?#37027;?#36319;着就是。”

          谭金玉转

          过身对着一众帝阶老者继续道:“诸位都是我风?#39057;?#30340;中坚力量,我金玉堂有个大胆的想法,请诸位前辈定夺。”  

          “能够坐上慧心宗心机堂堂主的位置,果然眼光毒到。?#36824;?#35828;来便是。”

          谭金玉英俊的面庞一阵春光:“好!战逍遥以风?#39057;?#30340;身份入住冰雪宗,如何搪塞过去存活下来的我们暂且不提,一会派人传唤而来询问清楚就可。我想说的是,战逍遥此人可是个情种。我听说他曾为了谢飞燕以圣?#23383;?#36527;一?#35828;?#25239;连皇阶都有些胆寒的大阵,?#19968;怪?#36947;他为了肖芷若不顾自身安危和?#35885;?#20102;大丹的攀真?#27492;?#19968;战。只要我们拿捏住他的软肋,他如何不听我们的。而我的计划就是想让战逍遥打入冰雪宗,助方天骄上位,以战逍遥?#22836;?#22825;骄的关系,冰雪宗到头来还不是为我们所用,再次利用战逍遥查探清楚蓝沧河手中的灵器是否解封,据我所知他和蓝沧河之间似乎有着微妙的关系。”

          一老者疑惑道:“?#37117;?#32769;头目前孤家寡人一个,派个高品帝阶前去和他对战,他还不拿出灵器保命?#20426;?br/>
          谭金玉笑了:“好啊,派你去如何?#20426;?br/>
          说话的老者立时哑然。

          蓝沧河的威名早在十几年前就威慑一方,虽然极其侥幸拿取下了中域,没有引发混战,可目前的三大域和?#37117;?#32477;对是生死之敌,万一蓝沧河真的解封了灵器,十几个帝阶围攻都拿取不下他,反倒会被对方斩杀。修炼不易,修炼到帝阶更是经历诸多生死,明知不敌还要力拼,着实不智。

          “可、可是,蓝沧河?#28909;挥?#26377;了灵器,如果解封了,这么久了还未露面,他那宝?#27492;?#22899;可是在我们手里。”

          谭金玉道:“所以,这?#20013;?#34394;假假的事情,更是令我费解,更加令我们被动。必须尽快确定灵器是否在他手里是否已经解封。所以,战逍遥无疑又成为了我们最佳的利用的工具。”

          “我们不能利用他那孙女交换他手中的灵器么?#20426;?br/>
          谭金玉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张老,你的脑袋为何总是这么不灵光呢。如果灵器没有解封,我们何须抓来那丫头。如果灵器解封了,他还用的着交?#24187;矗俊?br/>
          轰!满堂一阵轰笑。

          谭金玉继续道:“所以,我们只要抓住战逍遥的软肋,那小子定然能够帮我们打探清楚这些消息。”

          “你是?#30340;?#20010;倔强的凤霞舞?#20426;?br/>
          “对,她此刻就在风云府,风云城藏龙卧虎,风云府阵法密?#36857;?#26356;有你们这些帝阶巨擎人物再侧,他战逍遥在我们面前就是一条爬虫如何救的走他的相好。”

          一老者嗤笑道:“老夫一个手指足矣捏死他。”

          “报!”大殿外豁然响起一声通报声。

          “何事?#20426;?br/>
          殿外一护卫道:“风?#39057;?#30005;黄阁铜牛堂外遣队候补人选战逍遥求见。”

          首座老者张口道:“哦,来的正是时候,我正好有许多事情询问他呢。让他进来吧。”

          战逍遥缓步进入风?#39057;睿?#26410;等战逍遥张口,首座老者气息凛然一声暴呵:“大胆,完成任务,你不到铜牛堂报道

          ,竟然来我风?#39057;睢?#20320;好大的胆子。”

          战逍遥淡若一笑:“?#19988;卜且玻?#20219;务是你安排的,我完成任务自当向你汇报不是。我这不是第一时间就来了么。”

          “任务?你给我将冰雪宗搞?#26790;?#28895;瘴气,差点令冰雪宗覆灭,你干的好事。还敢给我提任务。”

          “你只说?#26790;?#28781;了炎阳,是也不是?#20426;?br/>
          首座老者气息一滞,化作一道怒气:“放肆,竟敢质问于我。”

          战逍遥长发一甩,依旧笑着道:“炎阳可是被我所灭?#20426;?br/>
          轰!一股凌冽的威压碾?#33503;?#26469;。

          “哎,传言三大域是个讲理的地方,我?#21019;?#35328;有误啊。”

          老者胡须颤动,眉头拧做一团,那威?#24618;站?#26159;满满散去:“好,你给本宗主说个清楚,否则杀无赦。”

          老者继续道:“我问你,你为?#25105;?#25243;出方天傲。”

          “我好不容易逃出了冰雪宗,再度进入那宗门不?#39029;?#30495;凶我怎么自保。再说,那真凶可是他们自己?#39029;?#26469;的。”

          “你?好,算你过关。那我在问你,你是如何撑过方天硕那些老匹夫战阵灵能之威的。”

          “方天硕可是凡尘大陆的药老,我替冰雪宗挡灾,他若不能保我性命,我怎么会做?#36864;?#30340;事情。”

          首座老者愣了?#37117;?#32493;道:“那你办完差事为何不急速回转,还在冰雪宗逗留?#20426;?br/>
          “受如此重的伤势,能活着就万幸了。”

          看着自己师傅?#20113;?#21183;压人却遭遇失败,更陷入被动,一侧的谭金玉豁然张口道:?#20658;?#36208;之前,就已经告诫过你,不要在冰雪宗附近引发‘千兽引’,你为?#20301;?#35201;一意孤?#23567;!?br/>
          战逍遥转过头,仔细打量了一眼谭金玉,心头暗道:早就知道要和慧心宗交手,却没想到竟然是?#32676;?#20320;心机堂谭金玉过?#23567;?br/>
          看来你师父只是徒有虚名,真正的阴险之徒、玩弄心机之辈就是你了。呵呵,只怕我们之间的心机较量早就开始了。

          想利?#26790;遥?#22079;嘿,玩弄心机我不甩你几条街。

          战逍遥张口道:“我?#28909;?#26159;风?#39057;?#20043;人,自然向着风?#39057;?#21150;事。听你们说?#37117;?#32769;匹夫获得了灵器,我?#27604;?#20063;想证实验证一番不是,灵器袭宗,他蓝沧河岂能袖手旁观定然会使出灵器。到时候两败俱伤,说不定我就能获得灵器。那可是灵器哪!”

          就你这修为还妄想获得灵器,满心贪婪到是不假。谭金玉一声耻笑继续道:?#20658;?#20861;侵袭,蓝沧河没有动用到手的灵器,为?#20301;?#35201;你上阵呢?#20426;?br/>
          “那个老匹夫,说什么灵器是留着对付强敌和仇人的,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动用灵器。他不怕,我可怕。我宁?#35813;?#30528;风?#26025;?#19968;把,也不想被灵兽火焰焚烧成了焦?#20426;?#26412;来想以我大义凛然的姿态,打动蓝沧河那老匹夫,谁知道我只是随口说说的建议那个老坑货竟然同意了。好在我命大,好在方天硕阔绰的出手以大丹傍身,他还答应全力救治我,我才豁出命去。不然,就你那粒扣不瑟瑟的丹药,我早就玩完了。”

          首座老者差点被气晕过去。

          :。:

        看过《傲邪战尊》的书友还?#19981;?/h2>

        六合彩特码

        <sup id="fblsl"><menu id="fblsl"></menu></sup>
          <em id="fblsl"></em>
          <dl id="fblsl"></dl>

          <em id="fblsl"><ol id="fblsl"><mark id="fblsl"></mark></ol></em>
          <sup id="fblsl"></sup>

              <dl id="fblsl"><menu id="fblsl"></menu></dl>

              <sup id="fblsl"><menu id="fblsl"></menu></sup>
                <em id="fblsl"></em>
                <dl id="fblsl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<em id="fblsl"><ol id="fblsl"><mark id="fblsl"></mark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fblsl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fblsl"><menu id="fblsl"></menu></dl>